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同舟共进》杂志社博客

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

 
 
 

日志

 
 
关于我

《同舟共进》杂志(www.tongzhougongjin.com)1988年创刊,是面向全国发行的时政文化月刊,由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管、主办。杂志以开掘历史、聚焦现实、贴近社会、关注民生为宗旨,追求内容的思想性、可读性、冲击力、吸引力,风格的新颖、独特、敏锐、泼辣。投稿邮箱:tongzhougongjin.gmail.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蔷 薇 叶 子(三则)  

2011-07-19 15:0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三则)

    邵燕祥

 

 

无形的辫子

 

有一个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活动,先期征求题词。我脑子一热,写下两句话;

  

辛亥革命剪掉了有形的辫子

无形的辫子要拖到哪年哪月?

右写廖冰兄大师语意

 

廖冰兄先生的原话是:

  

剪掉有形的辫子是中山先生当年的丰功伟绩

剪尽无形的辫子是我们当今的艰巨任务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努力

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生一百二十周年敬制

                    一九八六年八月廖冰兄

 

廖冰兄的原作,不仅字字有生气,而且在条幅正中画有一条长长的发辫,同时条幅上端画了一把打横的剪刀,差不多在齐发根处把长辫一截两断,长长的剪刀将合未合之际,我们仿佛刚刚听见“咔喳”一声——眼看着剪断的大半截发辫就要落地了。

相形之下,我写的那两行字虽取意于先生,却显得有气无力,卷把卷把束之高阁了。我没有练过毛笔字,应该懂得藏拙之道,此其一;其二则是我没有对廖老那两句极富新意又极富深意的话加以阐发,只是同义重复,鹦鹉学舌。

我问自己:老人家在1/4个世纪之前写下的这两句话,我当时弄明白了吗?若当时不求甚解,那末现在弄明白了吗?我能把他“无形的辫子”之所指,说个清清楚楚吗?我能说清楚这个“艰巨的任务”现已完成了多少?哪些完成了,哪些“尚未成功”?为什么?

连辛亥革命剪掉有形的辫子后留下的“无形的辫子”的内涵都说不清,还奢谈什么对辛亥百年的纪念?

我说不清,先就表明我没有真正明白老人当年这样写、这样说的用心。我且无以拿今天的“明明白白”和“清清楚楚”来告慰廖冰兄老人,我又何以纪念辛亥革命的一百周年,告慰从孙、黄到普通一兵的成千上万辛亥志士和革命烈士在天之灵呢?

从辛亥革命以来,几代革命先行者留给我们的经验、教训,确都是鲜血所染,无数青春和生命换来的。

我将回顾。我将反省。我将深思。并与读者共勉。

 

 

道德谴责无用论

 

对于弥漫全社会的腐败,社会管理上的弊端,我和许多人一样,常有无可奈何之感。因为像贪官的“前腐后继”,窝案串案大案特大案的层出不穷,真像是月亮里吴刚砍伐桂树,随伐随生;西绪弗斯推石上山,随上随下。

大约二三十年前,有一句流传颇广的顺口溜,谓“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指的就是这种无能为力的状况。

现在想想我自己,也的确说了不少的话,不过是以时感、杂文、随笔的形式,刊发在公开的报刊上,有的发行量还不小。从我个人说是面对社会的发言,从社会舆论说也不失为一种声音。然而,多年下来结一下账,我感到真好像“说了也白说”,等于说了若干年的废话,并无助于社会现状的改进与社会道德的提升。

说到道德,我的神经颤动了一下。再三思量,就在于我说的话不在“点儿”上,因为千言万语,多只限于道德谴责罢了。

道德这个东西,属于意识形态。但我以为在人类由丛林的野蛮迈入文明阶段以后,就已有了一种超阶级、超民族、超国界的共同规约和戒条——或者也可以叫做“普世道德”。这形成了人类最基本的教养,如各个宗教都奉为圭臬的“不打诳语”、“勿欺骗”、“不要害人”……还有应该是产生于私有制以后的“勿偷盗”(即使是主张废除私有制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也绝无肯定偷盗的言论)。因此,像贪污、盗窃、行贿、受贿一类无限放大了的偷盗行为,以我们的见闻,似乎还没有在哪一种生产方式中、哪一个社会制度下认为是合情、合理、合法、合乎道德的。

可以说,对社会上各样的负面现象进行道德谴责,当然比简单的“骂娘”要理性,是正当的,为宪法法律所允许的,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收效甚微。为什么?

很简单。道德谴责的言语,对于有道德的人,即具有道德自觉的人,可以获得共鸣和呼应。然而对于没有道德、不讲道德、蔑弃道德、践踏道德的人,完全无用,他们根本没有“道德的耳朵”,他们充耳不闻。任你的道德谴责响彻云天,就跟一切牢骚、诅咒乃至乞求一样,于他们如浮云,坏事照做,恶行不改,能奈他何?!

而我们所做的道德谴责,应该主要不是说给有道德的人听的。

可悲的是,只有有道德的人讲道德,只有守法的人遵守法律。而正如多年来的普法教育只是对守法者进行,甚至是由违法者对守法者进行,多年来我们听惯了贪官作反贪报告,道德败坏者进行道德说教。事情往往这样颠倒了。

即使已经显得苍白无力的道德谴责,也还经常被有力者视为眼中钉。于是,近年来,社会上连“说了也白说”的声音,似乎也日益微弱了。

那末,我们就不再作什么道德谴责了吧。然而,除了道德谴责以外,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找到了比道德谴责更有力又更有效的途径么?

                                       

庸官不庸

 

中国有庸官吗?有人说有,我说没有。

官场这么复杂,不用说智商低下,中等智商的平庸之辈也上不去。能上到一定级别,没一个不是高智商的。

高智商的人绝不会甘于平庸。

个个高智商。不过有的表现在这方面,有的表现在那方面,有的在明处,有的在暗处。

你说做官就要做事,不做事就是庸官——谁没做事?不过有好事有坏事。有的,你让他做好事时看着是碌碌无为,平庸得很,做起坏事来,却非等闲之辈。

做坏事,违法乱纪,那就不是庸官的问题,是贪官污吏、恶官酷吏之流了。

在没有误落法网的时候,谁知道他干的是好事还是坏事?是要把坏事变成好事,还是要把好事变成坏事?有的事光做不说,有的事光说不做,有的事还要装傻充愣,揣着明白说糊涂。有时候他也许故意让你感到平庸,甚至低能,念几个白(别)字,说几句昏话,便像是典型的庸官了。可他想做的事,一样也没落下,他想达到的目的,个个都如愿以偿——这叫大智若愚。都叫你看出来,还叫高智商吗?那才真叫庸官了。

那末,叫人看得出来、揭发出来的坏官,显然是庸官了,他的道行还不够呀!

不然,那是因为他时运不济,走了“背字儿”,赶在“(某个)点儿上”,为偶然性所玩弄(包括所谓站错了队之类)。与其本人庸与不庸,智商高低,有为无为都没有关系也。

 

(作者系诗人、作家)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1年第7,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