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同舟共进》杂志社博客

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

 
 
 

日志

 
 
关于我

《同舟共进》杂志(www.tongzhougongjin.com)1988年创刊,是面向全国发行的时政文化月刊,由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管、主办。杂志以开掘历史、聚焦现实、贴近社会、关注民生为宗旨,追求内容的思想性、可读性、冲击力、吸引力,风格的新颖、独特、敏锐、泼辣。投稿邮箱:tongzhougongjin.gmail.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蓝英年 / “第三国际”的一笔糊涂账  

2010-06-08 10:3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6,转载请注明出处<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第三国际”的一笔糊涂账

   蓝英年

 

共产国际,通常指第三国际,即191932日成立的第三共产国际。如果提到第一或第二国际,都要标出“第一”或“第二”两个序数词。只说共产国际都是指“第三国际”,有时甚至简化为“国际”。本文中的共产国际,指的自然也是第三国际。

这三个国际差别极大,混淆不得。共产国际是列宁、季诺维也夫、托洛茨基等人创建的,由季诺维也夫任主席,目的是实现世界革命。最初的设想是共产国际领导各国共产党,各国共产党以支部身份加入共产国际并交纳会费,以供开展革命活动的需要。各国共产党,特别是欧洲共产党,虽然要革命,但缺乏经费,甚至没有经费。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后,参加会议的各国代表便向联共中央求助。列宁等同志是坚决支持世界革命的,认为为世界革命者提供经费义不容辞,联共理应解囊相助。但一战和十月暴动后,俄国经济遭受到极大破坏,百孔千疮,苏维埃政权自己的卢布也不多。怎么办呢?好在联共有的是珍宝,可以用珍宝兑换外币,或干脆给各国革命者直接发珍宝。

 

经费来自“掠夺掠夺来的财物”

 

这些珍宝来自“掠夺掠夺来的财物”。贵族、官僚、地主、资本家、神父等剥削阶级的财富是从人民手中掠夺来的,现在布尔什维克再从他们手中掠夺过来。掠夺神父的“掠夺来的财物”,我有些不解。从文学作品中看到,俄国神父富有的并不多。直到读了雅科夫列夫的新著我才明白,掠夺的不是神父,而是教堂。雅科夫列夫曾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联总统直接领导的政治迫害牺牲者平反委员会主席,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档案,他的话应当是有根据的。他在书中写道:“打家劫舍的政权对东正教教堂的财富早已垂涎三尺。这些财富是教堂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历代沙皇和帝王,贵族和富商,捐献了很多钱财和珍宝……教堂做了很多有益于社会的工作。建立免费医院、孤儿院、养老院、收容所、中学和专科学校等。众所周知,1921年俄国遭遇饥荒,教堂无法面对上百万人饿死而无动于衷。高尚的大牧首吉洪给列宁写信,建议出售教堂的一部分珍贵物品购买粮食。大牧首哪知道列宁对这类善举异常反感。他认为任何善举都是资产阶级的偏见。列宁在政治局宣读了大牧首的信,并声称,利用这封信谴责教会不愿意帮助灾民,政府必须抢劫教堂。”(《记忆的漩涡》,150页,同仁出版社2001年俄文版)192255日《彼得格勒真理报》报道:“……共夺取三十普特珍宝。最贵重的是两件镶满钻石的圣像服饰。一座圣像服饰上镶嵌151颗钻石,其中有31颗大钻石,服饰上还有串起来的珍珠和无数小钻石……另一件圣像服饰上有73颗钻石,红宝石17颗,绿宝石28颗,珍珠22颗。圣像头顶的光环镶满宝石,价值连城……”该报同月22日报道:“518日对伊萨基辅大教堂的财产进行清理并没收。被没收的财产装满两卡车……”看来布尔什维克落实了列宁的指示。俄国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里保存了部分共产国际的档案,现已公开。据档案记载:三月,即共产国际成立的那个月,联共就拨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简称执委会)100万卢布;五月——300万卢布,数字一直攀升到1000万卢布。从四月到八月,共产国际执委会从联共那里收到640万卢布,从列宁秘密基金中收到价值352万的贵重物品,从国家银行先后收到80005万瑞士和奥地利克朗,12.5万和7.73万德国和芬兰马克。秋天,斯堪的纳维亚局从执委会收到100万卢布和价值6万克朗的珍宝。

珍宝就是镶嵌大祖母绿宝石、红宝石、蓝宝石的首饰和从5克拉到20克拉重的钻石以及贵妇人的装饰品。布尔什维克到底有多少珍宝,他们自己也说不清,往往只是用眼睛随意估量一下了事。档案上记载,主持柏林共产国际出版社的雅柯夫?雷赫曾从联共那里获得价值30万卢布的珍宝。他回忆,把他带进克里姆林宫地下室,地下室里珍宝堆积如山,让他自己拿,他装了满满一手提箱宝石。就算手提箱不大,装满了也不会低于3公斤。发给巴尔干共产党的珠宝价值100万。

把宝石带出境只能靠走私。执委会有走私能手,公开的身份是商务代表。他们把珍宝藏在鞋底、箱底、箱帮、装果酱或蜂蜜的罐头盒里。然而共产国际的商务代表对待所携带的贵重物品并不都那么认真负责。1919年一个名叫博罗金的把珍宝带往美国,他怀疑有人跟踪,便把珍宝交给同路旅客,请他把手提箱带到芝加哥,哪知同路旅客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位女士把两箱珠宝带往斯德哥尔摩,途中一只箱子被芬兰人偷走。另外的商务代表就不是不认真负责,而是居心不良了。卢森堡女记者给德国和法国共产党运送两颗硕大无朋的红宝石,可是一去不复返。后来传说她买了庄园,过起优哉游哉的日子。布尔什维克对这些现象或充耳不闻,或根本不知道,他们不算经济账。但执委会不得不过问了,还成立了预算委员会,调查经费使用的情况。从已有的档案中无法计算出共产国际一年的收支,因为执委会除公开的收入外,还不时收到补充拨款;其次,执委会的财务是严格保密的,多半没有记载。

 

俄国的灾情与共产国际的奢华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20918日,共产国际第一次东方民族代表大会在巴库召开,参会的代表大部分来自欧洲。代表们满怀革命豪情,制定了共产国际在东方的政策:刻不容缓地在各地发动革命。大会总共花了多少钱,无法统计,因为没有完整的记载。尽管当时俄国国内发生灾荒,饿死上百万人,执委会还是竭尽全力招待代表。即使如此,外国的革命家们对生活条件仍不满意,经常抱怨。他们的抱怨惹恼了老布尔什维克们,工农检察院检察员气愤地说:“你们吃饱喝足,每个人每天的马车费就五万卢布。意大利人和东方革命者娇惯坏了,到哪儿都得坐马车,仿佛离开马车不会走路了。”

1920年联共在莫斯科为共产国际创造了一切条件。执委会领导先搬入克里姆林宫,后来联共又在政府大楼为他们提供了舒适的住宅。共产国际的普通工作人员、会议代表和滞留在莫斯科的外国革命家则住在位于特维尔大街的豪华宾馆。他们凭住宿证和代表证领取女士内衣和绒衣、丝绸衣服、皮外套、雨鞋和毡靴、毡斗篷、女士皮鞋、裤子、领带、怀表、公文包,甚至手绢。尽管俄国灾情严重,赤地千里,饿殍遍野,这里的日子却过得满不错:换下的床单和内衣送进洗衣房,宾馆设有专为代表服务的缝纫店和修鞋店,还有提供丰盛食物的餐厅,当然这一切都是免费的。一份解密的财务报告让我惊讶不已。192010月至192131“在免费餐厅用餐的代表105人,工作人员320人,工人40人”,这些人消费了多少食品呢?报告是用普特计算的,一普特约合16公斤。鸡肉123普特,黄油794普特,熏肉554普特,咖啡64普特,食糖369普特,面粉800普特,白面包715普特,蜂蜜13普特。共产国际的人还吃了11普特的鱼罐头,1911听蔬菜罐头。沙丁鱼、鱼子、乳酪、苹果、鲜黄瓜和鸡蛋敞开肚皮吃。

共产国际的人过着天堂般的日子,但俄国的灾情越来越严重,很多人饿死,布尔什维克政权已无法向外国掩饰了。1922年张国焘到莫斯科参加远东劳苦人民大会(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代表大会),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我与威金斯基(维经斯基——共产国际派往中国的代表)谈过‘克勒巴’问题(即面包问题)。他承认面包问题的确严重;全俄有两千多万人在挨饿,有几百万人可能饿死。因此,民怨沸腾,惨状横生。”(张国焘《我的回忆》,上卷)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各界有良知的人士不能不作出反应。大牧首吉洪给列宁写信,向政权伸出援助之手,结果是教堂的珍宝被掠夺,克里姆林宫的地下室里又增添了许多珍宝。俄国各党派和知识分子也行动起来。高尔基与那时尚存在的立宪民主党、社会革命党等社会名流商议,并以自己的名义建议政府成立饥荒救济委员会,向西方呼吁,请求富国赈济俄国灾民。对此列宁有自己的想法,但最终还是接受了高尔基的建议。于是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作出成立饥荒救济委员会的决定。莫斯科苏维埃主席加米涅夫担任饥荒救济委员会主席,委员在全国各地拥有很大权力,并拥有国外代表。名流们纷纷响应高尔基的号召,给西方政府、慈善机构和有影响的人物写信,向西方报刊发表谈话,恳求西方拯救濒于死亡的俄国人民。他们的积极活动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大批救济物资源源不断运往俄罗斯。饥荒救济委员会委员要求监督救济物资的分配,国际联盟主管赈济俄国灾民的南森也建议苏维埃政权允许西方代表监督粮食在俄国的分配。这些建议列宁是不能接受的,这也促使他下决心解散饥荒救济委员会。委员会很快被解散,大部分委员被逮捕。俄国侨民作家、饥荒救济委员会委员扎伊采夫在回忆录《莫斯科》中描写了名流们是如何被逮捕的:“走廊里忽然响起一片嘈杂声,刹那间十几名穿皮夹克、长筒皮靴的人举着手枪从昏暗中冲了进来,其中的一位大喊了一声:‘根据全俄非常委员会的决定逮捕在场的所有人!’”名流被捕的消息对高尔基不啻晴天霹雳。他与加米涅夫大吵了一架,随后黯然离开俄国。民间两次赈灾行动都以发起人悲惨的结局告终。粮食运往何处,灾情有无减缓,不得而知,但大多数知识分子在饥饿与死亡线上挣扎是不争的事实。

 

赔本的买卖不能再做了

 

俄国的灾荒对共产国际的经费却毫无影响。大部分外国共产党花共产国际的钱从不知节省。如19212月雷赫给德国共产党带去2500万马克和价值3700万卢布的珍宝,他们还嫌不够。老布尔什维克斯塔索娃给列宁写信说:“某些同志公开说,如果党得不到共产国际的资助,就不得不解散,他们靠共产国际补贴工作。”联共不得不又送去5000万马克。副财政人民委员阿尔斯基对共产国际庞大的开支向执委会提出质疑。据他所知,第一次代表大会后,某些代表把发给他们回国的外汇换成卢布,在市场上采购黄金。他在致执委会的信中写道:“我国的工人和农民正在挨饿,流浪儿童为一块面包在街上和车站上倒卖破烂……外国代表中不自觉的同志的这种态度是有罪的,决不允许再继续下去。必须采取果断措施直到代表离开的时候对他们搜身,这样才能查出为发财而来的坏家伙。”但为避免造成国际影响,共产国际没扣留过一个代表,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1920年起共产国际陆续建立了一系列组织和学校,如青年共产国际、红色工会国际、东方劳动者大学和中国劳动者大学(即莫斯科中山大学)等,为外国培养出一批革命者。建立组织和成立学校需大批经费,自然也得由联共提供。

面对如此巨大的开支,联共也左支右绌了。布尔什维克想出两个办法:在国外设立代售点出售珍宝,换取外汇,中国哈尔滨的马迭尔宾馆便是代售点之一;其次是为这些组织(不包括学校)提供条件,让其自筹经费。19223月,托洛茨基提出向外国出售国内珍宝,他坚信世界革命即将成功,成功后工人阶级将没收被剥削阶级买去的俄国珍宝,完璧归赵。但这两项措施似乎都不成功,世界革命并没有马上成功,不少俄国珍宝流失海外。各种革命组织习惯于依赖共产国际,自己不善经营。以国际支援革命战士协会为例,它给105名工作人员换上新装,派往国外支援革命战士。革命家像商人那样阔绰地接待外国客人,钱很快就花完了。联共又把餐厅、几个国营农庄、制鞋厂、建设局和出版社拨给协会,让他们自己经营,但不久餐厅关门,工厂倒闭,农庄荒废,没挣到一分钱。支援革命战士的革命者不仅不会挣钱开展工作,连自己的衣食还得依赖联共。也许布尔什维克终于明白这种赔本的买卖不能再做了。1936年以后,共产国际就很少再资助外国共产党,仅在政治上给以指导。自1919年成立至1943年解散,共产国际到底花了多少钱,恐怕没人算得清,它的收支是一笔糊涂账。

 

(作者系文史学者、俄罗斯文学专家)

原载于《同舟共进》2010年第6,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8057)|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