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同舟共进》杂志社博客

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

 
 
 

日志

 
 
关于我

《同舟共进》杂志(www.tongzhougongjin.com)1988年创刊,是面向全国发行的时政文化月刊,由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管、主办。杂志以开掘历史、聚焦现实、贴近社会、关注民生为宗旨,追求内容的思想性、可读性、冲击力、吸引力,风格的新颖、独特、敏锐、泼辣。投稿邮箱:tongzhougongjin.gmail.com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  

2009-08-27 12:0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蔡凛立2008年12月2日龙源期刊网 ­

­

  《同舟共进》文章的观点或分析,也许你未必都赞同,但你不得不承认,它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独立思考的产物。这是来自一位读者的心声。 ­

  《同舟共进》说出老百姓“心中所有而口中所无”的话,“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它的思想光芒、理论勇气、探索精神和还原历史的努力,是它的凝聚力、吸引力和长久魅力之所在。 ­

  近现代以来,历史的沉没和扭曲已经太多。我们所做的,仅仅是对政界、学界、文坛、艺坛一些局部的人和事从旁做点还原、补充的工作。 ­

­

­                         ——《同舟共进》主编王家声

 

­       《同舟共进》: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          

­                                                        ——《同舟共进》主编王家声访谈录 ­

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 - 同舟共进 - 《同舟共进》的博客 ­

­

­

[关于王家声] ­

  广东番禺人。文学硕士、编审。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1980年代中期起先后在中山大学出版社、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广州出版社工作。曾任《开放时代》杂志执行主编、广州出版社副总编辑。现为广东省政协同舟共进杂志社编委会副主任、《同舟共进》杂志总编辑。 ­

­

[关于《同舟共进》] ­

  《同舟共进》杂志1988年创刊,是面向全国发行的时政文化月刊,由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管、主办。杂志以“开掘历史、聚焦现实、贴近社会、关注民生”为宗旨,追求内容的思想性、可读性、冲击力和吸引力,风格的新颖、独特、敏锐、泼辣。 ­

  《同舟共进》抓住“敢言”这面旗帜,“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说读者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真话、实话。这使得《同舟共进》在国内期刊中独树一帜,并为委员和读者的议政、监督提供了新的思想资源。强化策划、强化“专题”并不断求新、出新,力求做出深度、厚度、力度和角度。目前,“专题”已成为《同舟共进》一大特色,在业界和读者中广有口碑。其中一些文章和观点被认为是改革开放理论探索的宝贵成果。 ­

­

­

  《同舟共进》是办给很有内涵的人看的,是办给关心政治、关注历史的人看的 ­

­

  龙源期刊网:“在当前语境下,有思想品位的刊物可以说是月明星稀,但在这月明星稀中就有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办的《同舟共进》”,有读者如是说。思想是《同舟共进》的内核和重音,《同舟共进》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思想的探索。那么,《同舟共进》所关注、所追求的是什么? ­

  王家声:思想性、思辨性、批判性、探索性一直是《同舟共进》给自己的定位(或者说是重要特色)。思想是刊物的魂魄,一个刊物失去了思想的支撑,就会苍白乏力,碌碌无为。 ­

  《同舟共进》在思想探索中的追求,用本刊读者、作者的话,可以作这样朴素的表述:它是要说出老百姓心里要说的话,或者讲,是要说出老百姓“心中所有而口中所无”的话,是要“在别人停止思维的地方延续思维”。也就是要尊重民众的智慧,尊重老百姓说话和议论的权利,尊重创新。换一种表述方式,则可以说,《同舟共进》这些年一直致力于“为改革开放立言,为思想解放写真”,为委员和读者提供新的思想资源。 ­

­

  龙源期刊网:作为政协机关刊物,《同舟共进》如何摆脱传统的编辑思路惯性,别开生面地摸索出打破“人大举手,政协拍手”的桎梏,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教育当政者的附加功能?《同舟共进》做到这一点一定克服了不少困难吧? ­

  王家声:“人大举手,政协拍手”是若干年前两大机构状况的实际写照和无奈的自嘲,用于当今恐怕已不确切。看看近两三年的全国“两会”和地方“两会”,代表和委员在会上的犀利言辞和尖锐的提案,就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同舟共进》其实也从中得到了启示,吸收了资源。政协本来就是言论平台和民意渠道,就是个建言献策、协商监督的场所,特别需要和而不同、耳听八方。 ­

  作为政协刊物,《同舟共进》在进诤言、讲真话、讲实话方面,应当比其他刊物有更高的要求,应当比别人做得更好,而不能只是“拍手”。这是本刊的题中应有之义。在这里,我想补充三句话: ­

  一、就政协刊物而言,我们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桎梏。 ­

  二、就广义的媒体而言,从传统的编辑思路中挣脱出来肯定是要克服许多困难,需要力量和勇气,需要解放思想。但我又感到,媒体的思想束缚有不少其实来自媒体自身,或者说“自己束缚自己”的情况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

  三、至于说“一定程度上”起到“教育当政者的附加功能”,这一点实在不敢当。刊物如能对社会有所裨益、对读者有所裨益、对各级干部有所裨益,则本刊幸甚、政协幸甚!一份目前仍处于“弱势”的刊物,承载不起这么重的“功能”。 ­

­

  龙源期刊网:作为反映民声的时政刊物,《同舟共进》与《南风窗》、《炎黄春秋》等有哪些不同?对读者是如何定位的?“同舟共进”这个刊名有什么来历吗? ­

  王家声:《南风窗》系政经刊物,含时政、经济、文化等,而时政含量较重,风格新潮,其读者层锁定为“25岁以上,白领,男性”。《炎黄春秋》系文史刊物,侧重于回顾、忆述、反思,强调“亲历、亲见、亲闻”,读者对象原本为各级退休干部,目前有进一步拓宽之势。 ­

  这两份杂志都是本刊的兄弟刊物,不同之处在于:《同舟共进》系时政与文史并重,旁及文化,就刊物性质和类别而言,其读者对象当然是“各级政协委员”了。但实际上,《同舟共进》的读者定位在“中高级知识分子和中高层干部”上。多年的实践表明,真正适合阅读、喜欢阅读、乐于传播本刊的,正是这样一个人群。 ­

  有人说,《同舟共进》是办给很有内涵的人看的;也有人说,《同舟共进》是办给关心政治、关注历史的人看的。从年龄层次、知识层次、读者身份看,这些话都没错,因为它们反映了本刊的“高端定位”——高端读者和高端作者。 ­

  至于“同舟共进”的刊名来历,我想应当是从“风雨同舟,荣辱与共”中演化而来吧。 ­

­

  龙源期刊网:学者黄波说:“《同舟共进》向来风格低调,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它引来吴江、邵燕祥、朱正等无数名家,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坚持自费订阅的铁杆读者”。《同舟共进》能凝聚这么多名家和读者的原因是什么? ­

  王家声:如前所述,《同舟共进》的办刊策划是“高端”——高品位、高质量、高格调、高立足点、高端人群,选稿取向是“名家”、“佳作”,强调“思想性、可读性、冲击力、吸引力”,以“新颖、独特、敏锐、泼辣”为刊物风格,以“敢言、善言”为旗帜,包容异见,融汇百家。这些正是名家、大家所瞩意、所青睐的。《同舟共进》的思想光芒、理论勇气、探索精神和还原历史的努力,其实才是它的凝聚力、吸引力和长久魅力之所在。而知名作者、重量级作者一旦“成堆”,必然产生“聚集效应”和“辐射效应”,“群星荟萃”的局面就顺理成章地出现了。 ­

  目前,《同舟共进》每期刊物基本保持了3/4以上的作者为国内名家和海外名家。名家和一流作者提升了杂志的质量和品位,进一步扩大了杂志的影响力,反过来又吸引了更多的“铁杆读者”,使刊物年复一年地进入良性循环。 ­

  这种“高端定位”的策略,本刊还会继续坚持下去,换句话说,可称作“以高端为本”。 ­

­

  龙源期刊网:“这是一个自由的平台。思想在这里碰撞、交锋,从而摈弃教条与僵化;历史在这里钩沉、甄别,从而不再空洞或扭曲。幸好有这类的报刊与人们同在,作者与读者才不至于寂寞无奈。”这是著名传记作家、文史学者李辉眼里的《同舟共进》。作为主编,在您眼里,《同舟共进》又是什么样的呢? ­

  王家声:这是李辉先生从一个独特视角对《同舟共进》的评价与描绘,平心而论,应该说是相当精到的。思想的碰撞、交锋,历史的钩沉、甄别,不正是对《同舟共进》两大功能的形象表述吗。一位读者说过,《同舟共进》文章的观点或分析,也许你未必都赞同,但你不得不承认,它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独立思考的产物。 ­

  以2007年12期专题“民主:社会主义的生命”为例,为了激活在“民主”问题上的思维,我们既组织了《民主究竟是什么意思》、《中国式民主的模式和道路》这样的解构性、“全景”式文章,也组织了达致民主的不同途径、不同方式的争论,并兼有“优质民主”和“劣质民主”的评析,用编者自己的话说,这是“民主地讨论民主问题”,通过不同观点的交锋让读者自己去得出结论,当然也引出了本刊的“导向”:民主的推进要积极而又稳妥,二者不可缺一,而紧迫感是至为重要的。从一般眼光看来,这个专题触碰的是“敏感区域”,但发稿之后编辑们却对自己很有信心。出刊后我们所收到的反应,也完全都是正面的。 ­

  说到“开掘历史”,钩沉甄别,我相信读者在本刊文史栏目看到的东西,会与别处颇不一样。近现代以来,历史的沉没和扭曲已经太多,我们所做的,仅仅是对政界、学界、文坛、艺坛一些局部的人和事从旁做点还原、补充的工作。即使这样,也往往让我们的读者感到“耳目一新”。这又从一个侧面启示我们:现实,固然需要聚焦,而历史的发掘同样是大有可为的。 ­

  作为传记作家和文史学者,李辉的感慨也许浓缩了众多“作者与读者”彼时彼地的感受吧。你所说的“主编眼里的《同舟共进》”,或“主编眼里的”其他什么,恐怕是主编们的大多不想正面回答的问题。如果一定要讲我心目中这个杂志的“模样”,我只能概而言之:它应该是很大气的、思想上立足于时代高度的、内容上贴近百姓的、形式上与众不同的、文风质朴清新的、言论简洁明快的、排斥空话套话的、讲道理要生动鲜活讲历史要讲到实处深处的……一句话,它应该是让人感到亲切、“拿起来就不想放下”的……请留意,我这里说的“心目中的”,而不是“眼里的”。 ­

  据我所知,与贵网站、贵编辑打交道的,大都是“很文学”、“很专业”的期刊,它们的回答一定会比《同舟共进》这种“太思想性”的刊物要活泼得多、有意思得多,也让读者感兴趣得多。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答题”方式和表达方式,也就只能在此说一声“抱歉”了。 ­

­

­

  “专题策划” 为《同舟共进》分量最重、最富思想性、理论性并饱含现实意味的栏目,是刊物求新、出新的一个突破口 ­

­

  龙源期刊网:时政类刊物与其他专业类期刊相比,专题报道的策划不但有其独特性,且有一定难度。“专题策划”栏目出现在每期《同舟共进》的第一位置,为刊物主要栏目之一,该栏目的难度和独特性都体现在哪些方面? ­

  王家声:“专题策划”是《同舟共进》的重头戏,可以说是近两三年来《同舟共进》的重要突破和创新之一。一个刊物与一个社会一样,都需要与时俱进,探索创新。 ­

  我们深入研究了同类刊物“专题”栏目的得与失,感到目前国内刊物中能把“专题”做好、做深、做出彩,并持续保持思想性和吸引力的实属“凤毛麟角”,大多的策划和观点流于表层,这说明此处有很大的施展空间,是本刊求新、出新的一个突破口,但难度和挑战是不言而喻的。 ­

  我们抓住理论问题、时政热点、文史文化、社会民生、周年纪念几个切入点,力求做出深度、厚度、力度和独特角度,做出新意,做出可读性,用以支撑整期刊物的思想质量。“专题”作者则指定以该课题、该领域的国内(或海外)顶级专家为主体,目标是每期“专题”都成为“精品”,都有若干亮点,都能让专家学者、执政官员、民主人士和广大读者从中得到思想上的启迪和阅读上的快意。2006年的鲁迅专题、反腐专题,2007年的社会公平专题、教育专题、十月革命专题,2008年的贫富专题、回望1948专题、舆论监督专题、中国与世界专题、整饬吏治专题等,在业界和读者中都有很好的口碑,其中一些文章和观点,被认为是改革开放理论探索的宝贵成果。即将出版的2008年12期专题,在作者阵容和文章组合上重拳出击,希望能给读者带来更多的惊喜。 ­

  《同舟共进》每期花在“专题”上的精力接近甚至超过一半,这一点就很能说明该栏目的难度。有人说,《同舟共进》喜欢“宏大叙事”,视野很开阔,其“专题”所关注的,无不是整个中国、整个世界、全民族、全社会关注的“宏大话题”。这话有一定道理。《同舟共进》瞩目于重大政事和重要史事,是由它的定位和宗旨决定的。但本刊也做过口子很小的专题,如2007年8期的“关注新生代女农民工”,以某个阶层中的某个人群为切入点。这样小的点,同样可以做深做活,读者反映也不错。这就是以“宏大叙事”为主体的同时,也可以“于细微处见精神”,不知这能否回答你关于“独特性”的提问。 ­

­

  龙源期刊网:《同舟共进》在言论、文史、文化三大板块上苦心经营,博得了专家学者及广大读者的好评,对于这三大块内容,《同舟共进》在栏目设置上如何分配?哪一块内容所占分量最多? ­

  王家声:作为思想文化期刊,作为言政论政的平台、理论探索的阵地,《同舟共进》将政论作为核心内容当系题中之义。本刊把“专题策划”这样一个分量最重、最富思想性、理论性并饱含现实意味的栏目推上“第一专栏”的位置,就相当明确地向读者传递了我们的编辑意图。 ­

  而开掘历史、还原历史、存史资政、鉴往知来,亦系本刊的办刊宗旨之一,这与思想理论探索其实是紧密关连的,也是本刊“可读性、吸引力”的重要保证。相当部分的读者尤其是阅历颇深的中老年读者,往往是冲着“历史揭秘”、“历史真相”而订阅本刊的。“人物春秋”、“往事历历”、“灯下话旧”、“以史为鉴”等栏目均属此类内容。这一块所占分量,与言论板块大致相当。该板块每期都在确定选题、审定稿件和整体布局上下足功夫,让相当部分的读者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归宿。 ­

  至于文化板块(“文化广角”、“四海之内”、“舟边絮语”、“书海行舟”等,可归入此类),在本刊中属于辅助性栏目,可以谈些轻松有趣的文化话题,所占比例不大,但起着引导读者阅读兴趣和欣赏品位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细心的读者或熟悉本刊的读者应当会发现,《同舟共进》的“文化”其实都是蕴含“政治”意味的,以“舟边絮语”的杂文随笔为例,漫说古今中外的杂谈,哪一篇与“政治”脱得了干系呢? ­

­

  龙源期刊网:多年来,《同舟共进》刊发了许多被认为是“一般报刊罕见的精品”。一期有精品不难,难就难在期期都有精品。《同舟共进》何以能让精品持续不断? ­

  王家声:我们的主办单位广东省政协给《同舟共进》提出的要求,就是把杂志打造成“思想性、可读性、冲击力、吸引力俱佳”的精品;杂志社对自己的要求,是把每期刊物办成精品,每期都有亮点、闪光点和新东西。 ­

  虽然不可能做到每篇文章都是精品,但必须有“名牌栏目”,必须“精品迭出”。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以下几条: ­

  一是要团结和维系一支知名度极高的作者队伍,这批作者包含了国内各学科各领域的代表人物和一流专家,他们对本刊有很深的感情,有很高的认同感、信任感,愿意把精品佳作放在《同舟共进》。 ­

  二是关注和培育当今崭露头角的新锐作者,在保持作者队伍相对稳定的同时,不断进行整合、更新,不断注入新思想、新理念,加入新面孔——这为优质稿源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保障。 ­

  三是强化策划,强化对作者乃至高层次作者的联系引导——作为编者,对世间万物要有敏锐的观察、敏捷的反应、准确的判断、有力的把握,并具备将这一切快速转化为选题和作品的能力——一旦转化成功,精品就产生了;不断转化成功,精品就会持续不断。编者自己首先要有敏锐的“精品嗅觉”,这也许是《同舟共进》这些年来的一条重要经验。 ­

  四是要有一个好的口碑。这就是“良性效应”和“磁吸效应”。刊物产出的精品越多,社会和学界的反响越好,读者越是向往,精品的通道就越是顺畅——谁的佳作不愿投往“精品之林”呢? ­

­

  龙源期刊网:作为时政期刊的编辑,需具备敏锐的观察和公正的判断,对工作中的每一个细节都不可有丝毫的疏忽和懈怠。《同舟共进》如何培养编辑的这种能力? ­

  王家声:《同舟共进》编辑人数少,但队伍还算是精干的。你所说的几种能力,包括观察力、判断力、组织力、执行力,还有注重细节和把握细节的能力,其实都反映了编辑的综合能力,而时政类期刊,对编辑综合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 ­

  像《同舟共进》这种办刊难度很大、尺度不易把握、俗称“很难伺候”的期刊,对编辑的选择自然更严,要求自然更高了。观察如何才能敏锐,判断如何才能公正,如何把一流的作者凝聚在自己周围,如何“捕捉”好选题、编出好稿……估计我们所做的,与别人没什么两样。那就是强调学习(如饥似渴地学习),强调思考,经常在一起分析问题,不断研究总结刊物的得失,大胆地给编辑“压担子”,让大家在实践中全方位提高自身的素养和能力。 ­

  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办有思想的杂志,先做有思想的编辑;编辑要具备与作者在一个层面上交流、对话的能力,对选题要有异于常人的敏感。而重细节——从文题、引题、小标题到“导读”,从文字到标点的严谨和精细,正是《同舟共进》的优良传统。凡是在《同舟共进》干过一段的编辑,都会对这个刊物的细节要求和质量要求留下深刻印象。曾经在此处试用过的编辑,不管最终能否留下,都说这里“压力很大,不容易适应”。正因为压力大,所以进步快。 ­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是逼出来的,能力也是逼出来的。一些短期试用过的编辑说,在这里呆一两个月的收获,是在学校和其他地方几个月得不到的。本刊对编辑的一个“不算具体”的要求是:做一个“专题”就要提高一次,做一期杂志就要提高一步。我想,编辑的综合能力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不知不觉地提高的。 ­

  目前,编辑部采用的是“新老结合,以老带新,以新促老”,编辑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你说的这些能力,目前我们还很欠缺,只能作为今后努力的方向了。 ­

­

­

  我是标准的“媒体人”,工作之余的乐趣全都与工作有关 ­

­

  龙源期刊网:“我国真正意义上的时政期刊主导期还没有到来。从未来看,这类期刊会成为期刊的制高点”。您是否同意这样的说法? ­

  王家声:基本同意上述说法。只需看看时下各报刊——不管“主流”与“非主流”,都纷纷辟出时评专版以招揽读者,以及稍稍有点内容和力度的时评文章,便成为媒体的“香饽饽”,抢手得不行,就可依稀看出,在当今这个“改革关键期”、“矛盾凸显期”、“社会转型期”,时政期刊的发展趋向和未来的主导趋向了。 ­

  它的“主导期”何时到来,取决于很多因素。而最主要的,还在社会的变迁和读者的需求吧。 ­

­

  龙源期刊网:接任《同舟共进》主编一职后,您用两年时间调整和充实了编辑队伍,注入了新鲜血液,稳重压阵,使《同舟共进》继续把握政协杂志的传统宗旨,不仅没有走下坡路,发行量和影响力反而逐步上升,社会各界(包括海内外)反应良好。对此,您感到欣慰吧? ­

  王家声:我是2004年秋季接任《同舟共进》主编的,在当时情况下不可能没有压力,关键在于如何看待压力并使之转化为动力。在政协领导、广大读者和委员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下功夫抓了作者队伍整合,抓了编辑队伍建设,抓了杂志改版和栏目调整,加强了策划,并用较大力气抓了刊物的文风,试图探索一条思想理论刊物贴近大众的路径。 ­

  这里特别需要说的是,政协领导非常开明,非常关心《同舟共进》的发展进步,既抓方针、方向,又充分信任我们,鼓励我们放手工作、大胆探索,支持我们改进文风,并时时关注《同舟共进》的发行量和影响力,明确提出要把《同舟共进》打造成为精品品牌。本刊从07年起赠阅全国政协委员和历届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这一措施效果特别明显。这两个群体汇聚了国内多个阶层的精英,很多是各界名流和一流学者专家,影响及于境外、海外,这些读者被媒体称为“有效读者”,是不可以数量计的。

    《同舟共进》的发行量近几年逐年上升,08年比04年约翻了一番,09年我们还有一系列新的想法、新的举措。希望经过努力,本刊的发行量和影响力再上新台阶。07年第一季度杂志转制(转事业单位)以来,《同舟共进》被“逼上梁山”,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但压力又一次转化为动力,反而使杂志社得到了发展,这再次说明了“事在人为”的道理。 ­

  《同舟共进》随改革开放的风雨前行,与思想解放的步伐同进。刊物取得今天的发展,离不开方方面面的关心和支持。我个人对此当然感到欣慰。但我想,最感欣慰的是《同舟共进》的读者、作者,是始终关心、关爱、关注着《同舟共进》的人们。 ­

­

  龙源期刊网:接任主编前,您是中山大学的一名教授。您如何看待您的教书生涯和主编生涯?工作之余,您都有哪些乐趣? ­

  王家声:看过“主编简介”就会知道,我是标准的“媒体人”,并非中大教授,只是职称与教授相当,母校系中山大学,所谓“中山大学教授”之说大概由此而来吧。多年媒体生涯中,书、报、刊均已做过,工作之余的乐趣(不管读书、读报、“读”电视)全都与工作有关。 ­

  我的“答卷”估计是所有主编中最不能令人满意的了,在这里只能再表歉意并再说一句“套话”:我已经尽力了。 ­

­

  (注:《同舟共进》副主编应春山和编辑李军丽对本访谈给予了帮助,在此表示感谢。) ­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